热搜:
当前位置: 首页 / 广安资讯 / 广安要闻
全国人大代表、四川广安市市长曾卿:广安探索跨区域开放合作新路子
2019-03-15 07:54 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 浏览量: 分享到:
网页纠错 【字体:


每经记者 余蕊均 摄

优化区域发展格局,一直是全国两会上的热点。

3月5日,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,京津冀、粤港澳、长三角三大城市群先后被点名,与此同时,“制定西部开发开放新的政策措施”、“坚持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”等表述,也引发了代表委员们对成渝城市群的诸多讨论。

以成都、重庆为核心的成渝城市群,地处“一带一路”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区域,拥有近1亿人口和近6万亿元经济总量,是目前排名第四的区域经济体,但要成为中国经济增长“第四极”,成渝之间迫切需要改变“两头大、中间小”的“哑铃式”发展结构。

在3月8日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四川代表团“媒体开放日”上,全国人大代表、广安市市长曾卿建议,将成渝经济区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,“把成渝城市群作为世界级的城市群来打造,支持加快建设一批区域中心城市。”

作为四川离重庆主城区最近的地级市,广安如何在成渝相向过程中借势崛起?同时,改革开放40年后,广安又将如何用好“小平故里”这张名片加快发展?带着这些问题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(后称NBD)在2019全国两会现场对曾卿进行了专访。

在两个中心城市间“左右逢源”

NBD: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到,要围绕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,改革完善相关机制和政策,推动区域优势互补。您如何理解广安在区域发展中的角色?

曾卿:紧邻重庆是广安的先天优势。去年,四川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明确广安要建设“川渝合作示范城市”,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走出一条跨区域开放合作的新路子。

今年全国两会,我建议将成渝经济区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,因为随着新经济成为发展的主动力,新一轮分工开始推进,各经济区也在寻找自己的比较优势。在这个背景下,我们需要顺应规律、创造条件,让优质要素、先进生产力和高端人群聚集到成渝经济区,在西部打造最大的经济增长极。

具体到广安,放在大格局中审视和谋划,可以通过加强与深圳、成都、重庆的合作,推进跨区域开放合作。我们和深圳打造了广安(深圳)产业园区,这是深圳在四川的唯一“飞地”。同时,在成都与重庆两大中心城市之间,我们希望形成“左右逢源”的态势:与成都,我们按照“双飞地”模式分别在两地规划建设了两个生物医药产业的生产和研发基地,通过干支互动,实现“研发创新在成都、生产转化在广安”;与重庆,我们正在规划建设高滩新区,这将是一个按照重庆“两江新区”标准打造的产业新城,同时加快融入重庆“一小时经济圈”。

NBD:您提到与重庆合作规划建设的高滩新区,主要“新”在哪?

曾卿:打造高滩新区,就好比是把自己搬到“火炉”边上,去感受温度、接受辐射。我们将原来邻水县只有4、5平方公里的高滩园区扩大到110平方公里,规划建设成现在的高滩新区。它离重庆两江新区只有10公里、离江北机场只有38公里,可以说是四川离重庆最近的一个新区。如果这么近都感觉不到温度,我们跟重庆所谓的产业互补、合作发展就无从实现。

同时,高滩新区是按照两江新区的标准来规划建设的。为什么要这么做?打个比方,如果说成都、重庆搞城市建设的都是按照“一本”的标准做的,那么,如果继续按照以前办“大专”的标准,门不当户不对,很难吸引到合适的企业,招商引资就不具备条件。所以我们现在要转变理念、提高标准,创造一个“一本”的环境,争取能够把更多优秀的“学生”吸引过来。

尽快找到经济增长动力源

NBD:如您所言,广安要建设“川渝合作示范城市”,除“高滩新区”这一具体项目外,目前还有哪些新的合作构想?

曾卿:首先我们和重庆的合作是全方位的,包括规划衔接、交通互通、生态共建、民生共享等等,其中,最重要的当然是产业合作。重庆拥有发达的装备制造产业和电子信息产业,对我们来说,关键是要把广安470万人的优势发挥出来,如何在产业上和重庆配套,借助重庆来发展我们的装备制造、电子信息等相关产业,同时,在农业上,广安产的优质农产品如何供应重庆这一大市场,也是我们需要重点考虑的内容。

另外,康养旅游将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。广安境内的华蓥山是四川盆地内的最高峰,海拔1704米,它的海拔优势相当于在一个大火炉周边形成了一个垂直气候,即使周边的重庆、达州达到40摄氏度,山上也只有25度,这就为我们发展康养旅游创造了条件。我们分析过,在重庆所有的避暑景点里,华蓥山是离主城区最近的,所以我们也下定决心,请了国内顶尖的团队来做规划建设,用好这一优质资源。

NBD:最终把这些“规划图”变为“实物量”,不仅要下力气花功夫,还要解决“钱从哪里来”的问题。

曾卿:是的,这就需要我们集中财力办大事,改变过去“根据财力来发展”的方式,而要围绕全局发展来找财源,特别是要注重资金的回报,只有把有限的资金用到能够创造收益的项目上,钱才会越用越多。比如,2017年广安有37.5亿的债券资金,但这笔资金被用在了150多个项目上,非常分散,办不成大事,所以今后除了公益性、非干不可的事情外,必须改变这种分配方式,探索走出一条资金使用的新路。

去年我们的经济总量为1250亿,还属于欠发达地区,所以目前最大的难题还是在于经济缺乏支撑,要尽快给广安经济安上动力强劲的发动机、尽快找到新的动力源。我的理解是,要用新的资源观、市场观和经营观来重新谋划、推进广安的发展,当市长不能“傻乎乎”的,要懂得经营,功夫应该花在如何把资源变成资本、增长点和发展平台上,招商引资得想明白,不能搞“低价贱卖”。

NBD:下一步,随着“制定西部开发开放新的政策措施”落定,西部城市将迎来新的发展契机,广安的“吸引力”如何体现?

曾卿:在我看来,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要解决人和企业“凭什么”来这里发展。我理解一个好的营商环境,就是一个最适合人居住的环境,人去哪生存、去哪生产、去哪发展,找的当然是适合他们的地方。所以我们要创造一流的人居环境,让人能够满意地生活下来,然后针对特定产业,专门打造所需的生产环境。

这也是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事情,我相信通过今年一年“打基础”,明年大家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广安。改革开放40年来,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广安作为小平故里,应该要做出个样子,不能老是别人来支持我们,要增强别人对我们的信心。(记者:梁宏亮,杨弃非,余蕊均)

责任编辑:金锐奥
相关稿件:
上一篇
下一篇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法律声明

主办单位:广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
蜀ICP备18036616号-1